• 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 >> 政府信息公開 >> 宣傳教育 >> 環保知識
    文號 索引號 005452284-00000-2021-00001 關鍵詞
    主題分類 環保知識 體裁分類 服務對象

    環保科普|PM2.5和臭氧污染為什么要協同控制?該做什么?怎么做?

    發布日期:2021-11-04 瀏覽次數:

     “十三五”期間,我國細顆粒物污染治理取得堅實成效。隨著細顆粒物治理的不斷突破,新的挑戰也正逐步顯現,目前臭氧污染正成為影響我國空氣質量的又一大因素。

    今年5月,生態環境部、國家大氣污染防治聯合攻關中心、各級生態環境部門、地市生態環境局以及駐點跟蹤團隊的共計200余人齊聚一堂,探討細顆粒物與臭氧污染協同防控工作。會議提出針對細顆粒物和臭氧污染協同防控,并開展“一市一策”駐點跟蹤,可謂正當其時。

    為什么要協同防控?

    “十三五”期間,我國已經實現大氣污染和經濟發展“脫鉤”。從2013年到2020年,我國汽車保有量增長120%,國內生產總值增長51%,粗鋼產量和能源消費量分別增長29%和17%。與此同時,我國生態環境持續向好,PM2.5濃度下降50%,二氧化硫濃度下降76%,重污染天數下降85%。

    圖片 雖然我們在‘十三五’期間污染治理成效顯著,但是,我國PM2.5污染問題仍然嚴峻。”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研究員、所長雷宇表示,“2020年,全國仍有37.1%的城市PM2.5超標,24個城市超標50%以上,約77%的重度及以上污染是由PM2.5引起。”

    同時,我國臭氧污染日益顯現。2020年,337個城市臭氧最大8小時濃度第90百分位數的平均值為138微克/立方米,比2015年上升12.6%。京津冀及周邊地區、長三角、汾渭平原區域這三大重點區域,2020年臭氧濃度較2015年分別上升了24.5%、18%和32.1%。337個城市中,臭氧濃度超標的城市數量從2015年的19個增加到了2020年的56個。

     “協同控制有一個重要的理論基礎:PM2.5和臭氧的生成不是兩個問題,而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。”雷宇說。

    臭氧是典型的二次污染物,同PM2.5中二次組分一樣,都是一次污染物排放到大氣環境后,經過復雜的化學物理過程轉化而形成的。兩者都擁有同一種重要的前體物——VOCs。從這個角度來看,PM2.5和臭氧可以說“同根同源”。

    而從另一方面來看,生成臭氧和PM2.5的驅動力,都來自于大氣氧化。大氣氧化性的增強,均會促進二次PM2.5生成,也會使臭氧濃度升高。

    “所以說,夏季臭氧和PM2.5污染并非沒有‘交集’,在持續靜穩、高溫、高濕的不利氣象條件下,也會出現PM2.5和臭氧‘雙高’的現象。”雷宇說。

    協同防控,要做什么?

    “協同”二字在具體落實的時候需要拆解開來。究竟需要哪些方面協同,專家予以了全面的解讀。

    首先是目標指標的協同。PM2.5和臭氧濃度與優良天數存在顯著的相關性,這就需要以空氣質量優良天數和PM2.5濃度作為主要控制指標。

    其次是與美麗中國建設銜接的“十四五”目標協同。2035年美麗中國展望中,PM2.5濃度達到25微克/立方米,95%左右的城市達標。“十四五”目標中,優良天數比例要達到87.5%,PM2.5濃度下降10%,基本消除重污染天氣,并且65%的地級及以上城市達標。

    再次是注重控制區域的協同。我們注意到,PM2.5和臭氧污染嚴重的區域基本重合,可以實現空間協同。但是臭氧污染范圍更大。在此基礎上,對重點區域進行調整,包括國家重點區域新納入蘇皖魯豫交界地區、設立國家指導區域以及省內聯防聯控機制等。

    最后是控制措施的協同。專家指出,“十四五”的關鍵,在于增強氮氧化物和VOCs的減排力度。各地需要根據復合污染對前體物減排的敏感性差異,決定各自的工作重點。

    協同防控,該怎么做?

    “深入推進產業結構調整、深入推進能源結構優化、進一步優化交通結構、強化氮氧化物和VOCs減排、推進治理體系和能力現代化,是推進PM2.5和臭氧協同減排的‘五大實招’。”雷宇向記者表示。

    深入推進產業結構調整。就需要嚴格環境準入要求,持續推進產業集群綜合治理,加快現有產能升級改造與布局調整,推進含VOCs原輔材料和產品的源頭替代,推動綠色環保產業健康發展。

    深入推進能源結構優化。則是要持續“減污降碳”,嚴格控制煤炭和石油消費量,推進燃煤鍋爐和小熱電關停整合,加快工業窯爐燃料清潔替代,持續推進北方地區清潔取暖。

    優化交通結構也是重要一環。大宗貨物中長途運輸推廣鐵路、水路或管道方式,中短途運輸優先采用新能源車輛,加快國六車輛替代高排放的老舊車,對城市貨物運輸則主要采用新能源輕型物流車。同時,大力推廣新能源車船,積極推動車船升級優化。

    強化VOCs和氮氧化物減排方面有四大側重:強調產業結構調整,產業結構、能源結構、交通運輸結構調整等綜合措施;強調源頭控制,大力推進含低VOCs含量產品源頭替代,推進產業、產品升級提升;強調精細化管理,加強污染物排放控制,提升工藝、加強管理;強調治理工程,以大工程帶動大治理實現大減排。

    推進治理體系和能力現代化。則是要突出精準治污、科學治污、依法治污,完善法律法規標準體系,強化目標任務監督考核,深化大氣污染區域聯防聯控機制,完善重污染天氣應對機制,健全環境經濟政策,完善大氣環境監測監控網絡,深化排放清單動態管理,推進污染源監控體系,提升執法監管能力,強化科技基礎支撐。


    附件:

    中文字幕乳湿在线观看